TK

Jump off a high building. Take your life.

偷偷摸鱼

reaper委屈 P1
给fafa P2
开心!爱你! P3

是能让人提起精神 过下一个百无聊赖的一天的歌;也是和你的生活一样 温暖且充满幸福的文字

长腿是长腿:


You are the definition of a shooting star,
你就是流星的定义,
Somewhere in the atmosphere,
在天空的某处,
Then you went ahead and disappeared,
你勇敢向前以后就消失不见,
I know I got lost in the afterglow,
我知道我在绚丽的余光中迷失,
Waiting on the stars to show in your eyes,
盼望着在你的眼睛里看见星星的模样,
I want to start believing in a world out there,
我希望我会开始相信在那不远处有一个世界,
Something that this love could not compare to,
是这爱恋无法比较的,
You and I both know,
你和我都清楚,
I could put you in the sunshine hoping for the daylight,
我可以把你放在阳光下期盼着日光的到来,
But you say "no way, I'm not going out there",
但是你说 “没门,我不会去那里的”,
You could play it back real slow until you hear an echo,
你可以一直慢慢地旋绕徘徊直到你听见一声回响,
All I wanted was you at my side,
我只想让你陪伴着我,
Why you gotta run, why you gotta run and hide?
为什么你要逃走,为什么你要逃匿躲藏。



啊这首歌节奏真是忍不住摇晃。

今天因为什么检查,几乎进行了一整天的换装小游戏,下午的讲座半道儿打了个招呼四个人偷偷溜走,然后在大厅外面笑起来。

晚上路过食堂忍不住就想去吃饭,最后在煎饼果子的窗口站定,阿姨笑着问我俩今天是一个人吃还是两个人。
想起来端午放假时朋友跟我讲,最佩服我的就是,只要是去食堂吃早饭,就是固定的煎饼果子的一张皮儿里面加个小肉排,就这么固定的吃了两年。

我说是呀,我长情且专一嘛。

刚刚清理相册,发现有以前别人手抄的,我写的东西,自己忍不住十分自恋想到,哇原来我也有写得这么好的时候。
都值得别人抄下来。

然后就只是,手指滑过屏幕,看下一张照片。

晚安。

就是命吧

大概是一年前,给我理发的小哥讲的

他讲,当年学艺术,画的好,成绩也不赖

能走鲁美,鲁迅美术学院,是个好学校

可他人不老实,喜欢闹

不讨领导 老师的喜欢

后来退学

我说

那就收着点呗,鲁美多好,也不用现在这样

挺累

他说,心性傲气,收不了,就是命吧

我记了好些日子

现在学不学艺术,也不过一念之差

命注定了的

走自己心仪的路,才不遗憾吧

反正结局不会改变

整天 就知道改表情包(´-ι_-`)

涂了两个团子 www
papa有点糊 就多放了一张只有噶比的

DAY 2
将错就错吧 是替班级交作品的
结构透视都没有:-D
堡垒没有加特林 没错 反正是错的不玩的人看不出来我也不想画了 啦啦啦
哦对 还是临摹
失败感up

一时间也忍不住 手残涂两个表情包
各种原因涂的像shi一样

【R76】归宿 (我是意识流中的一条狗

今天真的很开心,收到一瓶墨水
小小的更一段梦境产物

希望您喜欢❤️
—————————————————
莱耶斯想带莫里森去他记忆里那片空气很好的森林,等一个戴牛仔帽的侍从再三询问他
“这是您自己完全自愿的吗?”
然后他回答
“是的,我完全自愿,这是我所要的。”
接下来他可以挽着莫里森的胳膊,在那片长着很多榕树的林里散步。他们会讨论,当花开始绽放的清香,知更鸟的鸣叫,哪棵树适合做一些工艺品,而哪棵树更适合用来铭记余生。
树上有不同的弹痕,褐色血迹同着树干诉说着死亡的安宁,没有不甘和申诉,这一切都是自愿的。
他们可以透过彼此的眼睛看见对方的灵魂,就像赤裸着身体企图在镜子中窥探自己的灵魂,跟随的侍从不会厌烦,他的腰间别了装着消音器的枪来保持着一个不打扰又不会使两人走失在视线里的距离,枪声不会带走一只飞鸟,它们的鸣声是教堂的钟声。
莱耶斯可以挽着莫里森从黎明走到黄昏,直到不愿意再走下去。他们会在其中一棵榕树下停下来,拥抱彼此。侍从拿出两条黑色缎带,接下来莫里森微笑着拒绝,他说
“我希望看着Gabriel的眼睛”
也许是希望看着自己的灵魂
侍从不为他的无畏而称赞,他藏好敬佩向远处退去,他听不见莱耶斯对莫里森说爱,侍从注视着莫里森靠在树下同莱耶斯接吻,抬起枪,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子弹扭曲空气,冲出枪膛
没入莱耶斯的脑后,从他的右眼穿出,莫里森来不及看清开在莱耶斯右眼上的罂粟花,也来不及感受莱耶斯的血液绽放在自己左眼上温热的玫瑰
子弹穿入莫里森的左眼,带着莱耶斯的爱意,挟着他的灵魂嵌入榕树。
他们依然能看见彼此,左眼与右眼相对,一个丢了灵魂,一个失去爱意。
弹壳的清脆沉入草地,而弹头的声音埋在树底
当莱耶斯拥着莫里森时,他就这样想